神州七号和长江七号不会想到,10年后人类的登月被两个“离职”耽误了

神州七号和长江七号不会想到,10年后人类的登月被两个“离职”耽误了

十年间,航天技术不再是大众接触不到的“水晶鞋”,商业火箭发射、微小卫星、商业遥感等这些具有“商业航天”属性的名词已经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2008年,神舟七号升空了,翟志刚手持五星红旗走出机舱,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迈出了“太空步”。

那一年,中国第一位登上太空的宇航员杨利伟,被授予少将头衔,到今年,任职达到最高年限。

周星驰专门拍摄了一部《长江七号》,演员张雨绮后来开创出“虎系女”一派,徐娇长大成为二次元汉服少女,周星驰此后再也没在自己的电影里露面。

十年间,从神舟七号到神舟十一号,中国第一位女航天员刘洋也进入了太空。十年间,航天技术不再是大众接触不到的“水晶鞋”,商业火箭发射、微小卫星、商业遥感等这些具有“商业航天”属性的名词已经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然而,杨利伟、翟志刚们不会想到,2018年,人类的登月进程会被两个“离职”影响。十一长假,新芽NewSeed“没想到”特别策划,聊聊商业航天那点事。

人间不值得,送给马斯克

硅谷似乎有个魔咒,精神领袖总要经过“清出董事会”的考验,比如乔布斯,现在轮到马斯克。

美国时间8月7日,马斯克开着特斯拉Model S前往机场的途中,用自己的账号发了一条Twitter:要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买回”特斯拉,而且资金已到位。

一石激起千层浪。特斯拉股票大涨,董事会集体蒙圈,吃瓜群众窃窃私语:为啥不是419?420这个数字和他直播吸大麻有没有关?(4月20日是美国“大麻日”)

由于涉嫌操纵股价,美国证监会SEC第二天便宣布启动调查。当地时间9月29日,马斯克和SEC达成和解:马斯克在45日内卸任特斯拉主席,未来三年内不再恢复该职位,个人支付2000万美元罚款。

这一年里,特斯拉的种种负面让马斯克几经崩溃,连自己47岁的生日都是在工厂度过。“整日整夜,没有孩子,没有朋友,除了工作,一无所有。”

而他的另一家公司SpaceX却好消息不断。9月18日,SpaceX公布了乘坐BFR火箭飞船绕月飞行的首位乘客身份——日本富豪前泽友作。

如果成功,这将是人类自1972年以来,再次重返月球,也是全世界首个私人乘客的绕月飞行。

一口气创办了四家公司的硅谷钢铁侠,最终目标是把100万人送上火星。SpaceX是把人送上去,SolarCity是负责太空能源供给,特斯拉和The Boring Company负责地面运输。今年2月,SpaceX“猎鹰重型”火箭还送了一辆特斯拉奔向太空,这辆樱桃红的敞篷电动跑车载着假人,车里播放着大卫·鲍伊的经典歌曲《太空怪人》。

现在看来,在这项移民大业里,SpaceX很争气,特斯拉扯了后腿。失去了马斯克的特斯拉,会从太空梦中脱落,跌回人间吗?

创业公司要上天,拦不住!

马斯克在中国的“信徒”们有着同样的遭遇。造车的一举一动都掀起热烈讨论,搞航天的则是默默把卫星火箭都送上了天。

2014年,深圳最先出台了关于航空航天产业的专项扶持政策,再加上当年年底国务院出台的第60号文件也明确了对民营资本进入航天领域的鼓励。航天终于走出科研院所。

资本也跟上步伐,2014年只有深圳有专项的航空航天产业的引导的政策和资金,2015年有李彦宏的两会提案,到了今年,军民融合成了投资人最关注的领域之一。

闸门一开,创业者蜂拥而至。

“航天和别的行业不一样,谁先上了天,才是实力。”此前的采访中,天仪研究院创始人杨峰对新芽NewSeed说道。2016年11月,远在酒泉的他在朋友圈分享了首颗商业化科学实验卫星——“潇湘一号”成功发射的喜悦。

火箭也不甘其后,2018年5月,零壹空间的OS-X火箭“重庆两江之星”成功点火升空,这也是中国第一枚“民营自研商用亚轨道火箭”;9月5日,星际荣耀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了一枚代号为双曲线1Z(以下称“SQX-1Z”)的固体亚轨道探空火箭;蓝箭空间的“朱雀一号”固体三级火箭也总装完毕,如果总测顺利,10月份将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升空。

对于这些航天创业公司来说,上天才是硬实力,同样,也是对人才的吸引力,有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出来创业,也有人加盟创业公司。曾在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601所)担任副主任设计师的研究员张小平便是其中之一。

事实上,这并不算是什么大事,然而601所一封公文直指其离职“影响了我国载人登月重大战略计划”,掀起轩然大波,国企用人和留人的“沉疴”再次被热议,人们关注的角度也集中在“跳槽工资高10倍”等噱头上。

相比于国家队人员流失造成的“不能登月”,恐怕这样的“关注”会让刚起步的商业航天面临人才危机。在去年的一次论坛上,翎客航天创始人曾呼吁:“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在国家、世界、整个人类文明的层面去想发展,而不是找对立面,这是这个行业的必经之路。”

结语

外太空的法则,是“谁先抢占就是谁的”。商业航天的发展,能帮助我们更好地去和马斯克们“抢地盘”。毕竟在航天技术上,中国领先世界。

然而商业航天政策放开也仅有4年时间,专业人才也只能从科研院所中来。历史上几次科研院所的市场化探索,都成了刺激民营经济发展的强心针,海康威视科大讯飞等上市公司皆是诞生于科研院所的市场化,IBM、谷歌等科技巨头,也是军民融合产生的高科技企业。

离职影响登月?别瞎想了。十年前的《长江七号》里星爷就告诉我们:要好好读书,长大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