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接二连三,济南首富隐形欠账凸显,百亿医药“帝国”压力山大

事故接二连三,济南首富隐形欠账凸显,百亿医药“帝国”压力山大

2019-04-17 09:55Newseeders 合作伙伴
这次恶性安全事故,对于齐鲁制药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安全事故频出背后,却是齐鲁制药失控人家族财富增长、隐形欠账凸显的故事。齐鲁制药“不上市”在坊间广为知晓,那么究竟是不想为还是不可为?

4月15日下午官方媒体的消息称,天和惠世此次致10人死亡事故是冻干车间地下室在管道改造过程中,电焊火花引燃低温传热介质产生烟雾致人窒息导致的。这10人中8人当场死亡,2人在抢救过程中死亡。另有12人受呛伤。

事故接二连三

根据齐鲁制药官网显示,天和惠世是齐鲁制药家族一员,成立于2016年,现已发展成为集原料药及制剂生产、科研、医药研发外包等多项业务为一体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齐鲁制药作为天和惠世的第一大股东持有公司60%的股份,持有公司另外40%股份的安替香港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替香港”)也与齐鲁制药关系密切。除与齐鲁制药共同持股安替天和惠世外,它还分别与齐鲁制药合资组建了齐鲁安替制药和海南天源安泽。

在双方共同组建的三家公司里,天和惠世近年来接二连三地曝出安全事故。比如,在2015-2016年短短两年间,齐鲁制药和其子公司就发生了不下四起安全事故。

2015年4月,齐鲁天和惠世的一座四层高的车间发生爆炸引发火灾。所幸火灾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并未造成人员伤亡;2016年8月齐鲁制药的一间厂房突发大火,最终经过18辆消防车和近百名消防指战员共同努力,才将大火扑灭。

最为受人关注的是2016年“10.10爆炸事故”。当年10月10日晚8时许,一声伴随巨大蘑菇云的巨响打破了夜晚的寂静。尽管这起由天和惠世废水回收罐泄露引起的爆炸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是随之并发的白色粉末和刺鼻气味等环境危害,使得周边群众苦不堪言。

尤其是与天和惠世厂区一墙之隔的历城二中师生。事后,历城二中师生和家长一再要求药厂搬迁。最终的结果竟是涉事企业停产整顿,两名涉事工人被行政拘留,历城二中搬迁。

2016年12月,经过改造的天和惠世厂房已逐步恢复生产,历城二中的师生直到2018年9月才搬入了新校区。

北京一家医药咨询公司高管史立臣曾表示,一般情况下药企爆炸多由起火而引起,而在几乎所有的制药企业安全事故中,管理不善是其中最大的原因。

虽然齐鲁制药多次曝出安全事故,涉事子公司还经历了停产整顿。但是齐鲁制药业绩却是蒸蒸日上,2014年—2017年公司销售额从115亿增加到200亿。短短三年间,规模增长近百亿。

随着齐鲁制药业绩的快速增长,实控人李伯涛家族的财富也水涨船高,坊间将其称为“济南首富”。

首富的“欠账”

据《山东农业》杂志曾报道,在“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时,25岁的李伯涛从北京农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部委机关工作,之后又回到家乡济南进入国营兽药厂(齐鲁制药前身)工作。

1981年,兽药厂由于原料紧缺面临倒闭,李伯涛临危受命成为厂长。经过老同学的引荐,他成功拿到了华北制药厂的青霉素原料药配额,因此救活了兽药厂。次年,山东省生物制品厂正式改名为齐鲁制药厂,并转型主营人用药,当年即贡献利税过百万元。

在那个需求大于供给的年代,企业担心的并不是市场竞争,而是能否拿到原料药和生产指标。经过李伯涛的努力,1994年,齐鲁制药实现产值5.4亿元,创造利税3000万元。次年,李伯涛获得“全国劳动模范”称号,进入北京接受检阅。

回厂后李伯涛对全厂职工说:“这荣誉不是我个人的,是我们全厂职工共同努力的结果。”话虽如此,但李伯涛的勤奋是众所周知

机会终究还是来了。2003年,齐鲁制药成为山东省属国企产权改制的试点企业。李伯涛和女儿李燕注资近4000万获得齐鲁制药50.8%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齐鲁制药母公司山东鲁发药业投资有限公司共由17名自然人股东发起成立,其中李伯涛持股比例为25.6%,李燕持股比例为25.8%。其他诸如李保勇、徐元玲等人均为公司高层管理人员,而这次出事的天和惠世法人代表便是李保勇。

众所周知,对于制药企业尤其是抗生素生产企业来说,环保压力与日俱增。齐鲁制药近年来更是屡遭环保问题诟病。

2017年秋,《中国经营报》在实地调查之后报道称,因屡遭居民投诉,齐鲁制药遇环保压力,尤其是一些厂区涉及VOC排放的原料药车间甚至曾经不得不停产;群众曾向中央环保督查组举报齐鲁制药位于济南市董家镇的工厂存在异味;曾发生爆炸的齐鲁制药董家镇厂区周围居民,仍怀疑齐鲁制药存在空气及水污染问题,连续近几年需要到村里水站“搬运”净化水。

对于齐鲁制药的“环保欠账”,史立臣也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治理污染的成本非常高,齐鲁制药若要彻底解决这个环保问题,或得拿出5至10年的利润。

百亿“制药帝国”压力山大

齐鲁制药改制完成后,业绩也开始大幅增长。除了改革带来的活力,齐鲁制药的快速发展也得益于外资股东参与,这次发生爆炸事故的天和惠世,第二大股东便是一家外资企业。1995年,齐鲁制药与当时世界最大的头孢菌素制造厂——意大利安替比奥集团合作成立齐鲁安替制药有限公司,并成为中国规模最大、产品最全的头孢菌素原料药生产厂家之一。

2014年—2017年,随着齐鲁制药业绩大幅增长。尽管一直没有上市,但是齐鲁制药早已跻身医药工业50强。公开资料显示,齐鲁制药早就是“山东省纳税百强企业”,营收排名前列。李伯涛家族的财富也大增,连续蝉联济南市首富。

也就是“济南首富”声名开始远播之时,齐鲁制药的安全事故开始频发。

除了安全、环保压力之外,市场竞争的压力也是不言而喻。2018年刚刚将多款药物投向市场,齐鲁制药便与恒瑞制药发生了争端。

2018年6月随着第二款国产MM靶向药的齐普乐上市,标志着齐鲁制药正式与杨森、江苏豪森等药企的直面竞争。

市场竞争是残酷的,齐鲁制药也“毫不手软”,通过打官司来维护权益。

比如,2018年9月,齐鲁制药给A股大白马恒瑞医药(600276.SH)送了一份律师函。该律师函称恒瑞医药关于新药“艾多”的宣传过于夸张,给齐鲁制药产品“新瑞白”造成不良影响。齐鲁制药更是要求其撤回涉及“新瑞白”产品的宣传材料,并澄清事实。

与恒瑞医药的争端还没结束,济南再次传来爆炸声。这次安全事故已造成多人死亡,响水事件已让当地政府被迫宣布关闭化工园区。而这次爆炸事故,除了要求停产整顿,还会不会有更严厉的处罚?

李伯涛曾说:“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一个人活在世上应该有所追求,为社会为人民干点实事,创出一番事业。金钱和名利都是身外之物……”

可是这次爆炸事故,却又让企业安全生产问题成为了舆论焦点。

*本文作者武占国 鹿凯,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野马财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