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病or致富?水滴筹事件背后,众筹平台的善与难

治病or致富?水滴筹事件背后,众筹平台的善与难

2019-05-09 10:27 猎云网 合作伙伴
保持项目的真实性、建立平台的信任度,这两点对筹款平台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

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家人涉“百万众筹”事件引发公众关注。

4月8日,吴鹤臣突发脑出血而住院救治,其家人为其在知名免费大病筹款平台“水滴筹”上发起筹款,金额为100万元。然而网友发现,吴家经济状况较好,在北京有两套房产、一辆车,却在众筹时还勾选了“贫困户”标签。

这一事件在社交媒体上掀起了轩然大波,如果一个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的家庭可以在众筹平台上勾选“贫困户”标签寻求捐款救助,是否代表着众筹平台上寻求救助的人的提交资料都未经过严格审核?

在微博网友@某男舒丽的热门微博下,我们看到了这样的内容。网友纷纷分享身边的经历,不少家境不算贫困甚至称得上是殷实的家庭在遭遇疾病后并未使用家庭的积蓄治病,而选择直接通过众筹平台寻求社会捐助,其获得的金钱具体去向也令人存疑。明明家中有车有房,却以贫困户的身份在平台上众筹治病;治病后家中积蓄未减反而购车购房……有网友甚至直呼众筹治病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发家致富”的手段。

1.jpg

2.jpg

毫无疑问,水滴筹的审核机制存在着巨大的问题。本应作为爱心传递的平台,却因为某些虚假填写信息的家庭,正在消耗着社会人士爱心和善良。整个平台乃至整个行业都在遭遇信任危机,而那些真正需要金钱治病救人的家庭也将因此同样受到质疑。

参与众筹的步骤审核有明显缺失

为了解水滴筹的审核机制,猎云网记者尝试以患者身份在水滴筹的微信小程序上发起筹款。

筹款页面第一步显示,发起者需要填写资金、筹款标题、求助说明等信息。页面下方,平台明确列出了发起人的筹款承诺,其中第三条注明发起人须积极配合赠与人及平台的要求,说明受助人疾病情况、治疗花费、家庭经济情况等,并提供相关证明资料。此外,还有声明写道:当筹款人违背相关规定之后,要承担全部的法律责任,并赔偿相关损失。

第二步是发起人和患者基本信息的填写,包括发起人与患者的关系、二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患者相关的医疗材料以及是否贫困户。保存所填信息之后系统便开始进行审核,此时可以补充反映家庭经济情况的增信材料来提高筹款人的公信力,但并非必填项。在记者补充完房产、车产、存款等信息后,平台并未显示是否进行审核。

值得一提的是,在填写完基础信息后,系统给出了这样一个选项:自动生成求助语,甚至可以给出多个模版。

在选择生成后,记者获得了这样一段话:“医生告诉我们这个消息的时候,犹如晴天霹雳,打得我一时间缓不过气来,我害怕极了,失声痛哭,老天怎么能让我这么活泼开朗的儿子得了这个病,看到儿子在治疗时疼得直咬牙,我的心就和插了好几把刀子一样,为什么要让他承受这些,他还有那么多美好的明天在等他,还有那么多的梦想要去实现!”

WechatIMG2765.jpeg

这意味着,在众筹平台上看到的那些令人揪心的话语,不少都是来自于系统的智能推荐。

众筹平台存在哪些问题?

那么,目前的众筹平台具体存在着哪些问题?

一、信息不实审核不严。

在《三言财经》的一篇文章中,作者通过实验指出了这样的问题,填写发起人信息并上传医疗材料即可进行初步审核,审核通过便可以开始筹款。而将筹款提现则需要补充信息,但是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三家对于信息补充的审核力度差距极大,在作者补充了伪造的诊断证明后,通过了轻松筹的审核。

这意味着,作者通过虚假的证明,在这一平台上可以轻松完成众筹、提款。

二、无法判断求助人的家庭经济状况。

法律没有规定有钱人不能够通过众筹寻求社会捐赠,但是毫无疑问,在公众的眼中,家庭经济状况良好的人,就不应出现在众筹互助平台上,公众也都希望自己捐赠的对象是切切实实需要帮助的人——家庭贫寒的人。

吴鹤臣这样的家境殷实的人,虽然确实得了重大疾病,需要花费大量的金额,可是却不属于公众心中的捐赠对象,而众筹平台也并不能审核“吴鹤臣们”的家庭经济情况。

在水滴筹就吴鹤臣事件发布的相关说明中,说明中指出,平台要求发起人最大化、真实地公开患者的治疗花费、家庭经济等情况,同时也将第三方验证机制、监督举报机制与平台审核机制相结合,对患者情况进行核实。但当前对于房产、车产等家庭经济情况还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

三、金钱使用明细无法追踪

根据新京报此前报道,2019年3月25日下午,水滴筹在接到举报后,作为原告起诉用户追讨善款案在朝阳法院开庭审理。原告认为被告莫先生作为父亲,没有将通过“水滴筹”筹得的所有款项用于儿子治疗,放弃治疗后孩子死亡,为此起诉要求其返还筹款15万余元。

而以吴鹤臣事件为例,其发起筹款的金额上限是100万元,必然和其疾病医治花费的金额存在出入,那如果有多出来的钱,又应该如何处理呢?

这背后体现的问题是,众筹平台并不能去了解善款使用的明细,如果仅通过举报后起诉返还的机制,成本过于高昂

有网友在微博上分享了身边人的经历,一位父亲通过众筹为孩子筹集了治病的钱,但是孩子依然救治失败后去世了,于是,父亲将好心人的善款一一退回。

这一举动受到了网友的好评,却也侧面体现了这样的现状:多余的善款返还与否,全靠求助人的自觉。

因此,我们在网友分享的事例中,看到部分求助人在获得善款后,将多余的善款用于改善生活,购车购房,所以不少网友戏称众筹治病为“发家致富新道路。”

众筹平台的善与难

自2015年轻松筹在国内推出大病救助项目后,网络大病众筹领域逐渐得到发展,多家众筹平台相继涉足大病众筹,巅峰时期达到数十家。

就在今年3月,水滴筹母公司水滴公司刚刚宣布完成近5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由腾讯领投。除此以外,其他入局者“轻松筹”已于2017年完成2800万美元C轮融资;壁虎互助于2018年获得近亿元B轮融资……

众筹平台有效果吗?答案是肯定的。

通过社交关系链来传播筹款事件,既有真实性背书,身边人的筹款需求亦能激发同理心。 相较于传统的公司内部筹款救助方式,水滴筹这样众筹平台的出现让大病患者的救助效率提升了数百倍。

仅仅是水滴筹一个平台,截至2018年底就已成功为几十万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提供了免费的筹款服务,累计筹款金额超过120亿元,捐款人次超过4亿。

而即使是记者本人,也曾通过水滴筹为亲朋好友进行过捐助。通过水滴筹,小到1元、2元,大到上百、上千,通过数量不等的爱心接力式捐赠,病人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爱心帮助,解决了“治不起病”的难题。可以说,众筹互助平台确实为很多看不起病的人提供了“看好病”的希望和“活下去”的勇气。

总理答记者问时也提到:“要看到,我们的医保虽然覆盖全民,但是水平不高,尤其是农民人均年收入不到1.5万元,遇到大病靠自己扛是很难的。所以政府和社会要共同出力,缓解这个民生之痛。”

但是,保持项目的真实性、建立平台的信任度,这两点对筹款平台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

那这一点如何去实现呢?

在美国,随着高自付额的医疗保险计划日益普及,医疗费用对于许多患者来说成了难事,最大的医疗众筹平台GoFundMe每年约有25万次医疗众筹活动,捐款总额达6.5亿美元。

为了阻止众筹平台上诈骗案的发生,GoFundMe设计了一个叫做GoFraudMe的网站。该网站会贴出疑似诈骗的GoFundMe筹款项目,分析已发生的诈骗案例等,教育用户如何识别和对付诈骗事件。如果已经完成了募捐,GoFraudMe建议受害者首先报警,并在核实后将相应款项退回给捐款人。

而对于国内的众筹平台,还有很多别的建议。

如果平台能够和公安、民政与医疗系统建立数据合作关系,从后者那里查到筹款人的真实信息,就能从根本上大大减少诈骗案件的发生。

如果筹款人在获得捐款后,需要将具体使用明细及相关证明完全公开,由捐助人和平台共同审核,也能监督钱款落实到了实处。

也有网友建议,将众筹纳入征信系统,筹款人的筹款属于借债范围,收入纳入专门监控体系,度过难关后,筹款人应该逐渐返还筹款,完全杜绝投机行为。

*本文作者尹子璇 李欢欢,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