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上的“权力的游戏”

比特大陆上的“权力的游戏”

2019-11-01 11:06宁泽西 媒体作者
曾随着比特币价格暴涨登上巅峰的比特大陆,却在币价回暖之时,迎来了内部的分崩离析。最终这条大船将驶向何方?恐怕谁也

近日,一向低调神秘的矿机霸主“比特大陆”变了天,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权力的游戏”。

10月28日,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董事长,握有比特大陆30%股权的詹克团还远在深圳参加活动,被早已分家在外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回来夺了权,手段相当简单粗暴。

吴忌寒先是到在工商局将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以及执行董事由詹克团变换为自己,跟随其多年的葛越晟出任新的监事。

紧接着第二天,吴忌寒以“比特大陆创始人、董事集团主席、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的一连串title向比特大陆全员发送邮件,仿佛《权利的游戏》中龙母的进击般,强硬地罢免了詹克团所有职务,并封锁其进入公司权限。由詹克团带来的HR负责人也被罢免,吴忌寒任命同样跟随其多年的索超,重新出任人力资源总负责人。



10月29日中午,在全员邮件发送完毕后,吴忌寒紧急召开全员会议。在约一小时的会议上,吴忌寒历数詹克团管理不善行为,安抚员工情绪,并要求大家团结一心,拯救公司,不能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由于一些历史原因,像历史上发生很多次的,吴忌寒几乎被赶出了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比特大陆也跌落神坛。”ViaBTC创始人、CoinEx创始人杨海坡发表评论称,“在最危急的时刻,吴忌寒采用铁腕手段重新夺回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

六年的老搭档,从默契配合到撕破脸闹掰,谁对谁错早已扯不清,而此次高层震荡的背后,与这家矿机巨头坎坷的上市之路不无关系。如今吴忌寒的回归将把这头巨兽带向何处?能否完成其上市的夙愿?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从默契配合到遭受重挫

吴忌寒是业内公认的比特币布道者,也是比特币白皮书的中文翻译者,被李笑来赞为“区块链领域最欣赏的人、带伤带血的战士。如果这个世界里有一个我可能打不过的对手,那就是吴忌寒。”

2013年,吴忌寒与技术合伙人詹克团,在与北航相邻的学院国际大厦创办了比特大陆。

然而,比特币矿机市场早年的竞争激烈程度远远超乎想象,比特大陆成立之时,国内早有两位风光的先行者:一是阿瓦隆,一是烤猫矿机。前者被视为世界第一台ASIC矿机,而烤猫矿机一度占据全网近30%的算力,在创办比特大陆之前,吴忌寒是烤猫矿机的重要投资人。2013年后,国外出现KNC、Bitfury等以先进技术为代表的矿机公司,中国比特币矿机业一度被赶超。

2013年10月,比特币开启第一轮牛市,比特大陆发布的首款55纳米矿机蚂蚁S1乘着牛市的东风,靠着0.68W/GH/s的低功耗一炮打响,一扫Bitfury称霸全球数月的阴霾。

当时的吴忌寒亦不吝对技术团队的夸奖称,他参照市场上最先进的1J/GH设定芯片目标,但詹克团所带领的技术团队最后超额达到0.68J/GH。“团队的执行能力始终让人称赞,我们用两年的时间做了四款芯片,每次芯片一出来就能及时生产出矿机。”

可以看出,詹克团在比特大陆初期功劳不小。现年40岁的詹克团毕业于清华大学,是比特大陆芯片研发的核心人物,在公司是技术型领导者,被称为比特大陆的“技术之脑”。而吴忌寒更像是一个战略家、投资人兼商人。在公司发展的早期,两个人之间的配合非常协调,将比特大陆的发展不断推向新的高度。

二人为数不多的相似点是,从比特大陆创办开始,两人都甚为低调神秘,百度百科上关于他们的资料只有寥寥数语。

不过,詹克团作为比特大陆的技术创始人,同时也是比特大陆的最大个人股东。从比特大陆在2018年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书显示,詹克团持股在比特大陆持股36%,吴忌寒持股比例为20.25%。

作为比特大陆最大的掌权者,詹克团同时还掌握着比特大陆的财权。如果詹不同意拨款,吴忌寒提出的一些设想也只能以放弃告终。

矛盾的种子,随着詹克团权力的增大而越埋越深,当遭遇外部挫折时,不可避免的激化了。

2018年9月26日,比特大陆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也正是在那段时间,比特币全网算力再创下历史新高,一枚比特币的价格在10000美元附近企稳后继续保持缩幅震荡走势,几乎重现2017年底比特币的辉煌。

然而,情况很快急转直下,2018年底开始,比特币的价格一路暴跌,从1.9万美元跌回6000美元。以比特币为主的虚拟货币市场又进入一波新的熊市。比特大陆矿机的销售也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

六个月后,比特大陆对内表示,IPO失败。同时期,另外两大矿机制造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也都以IPO失败告终。

考验他们的时刻才刚刚来临。

矛盾爆发:道不同不相为谋

尽管曾是亲密无间的创业伙伴,但詹、吴二人性格、背景、对公司经营路线的认知都截然不同。吴忌寒的“快刀斩乱麻”,其实是他与詹克团两人对公司发展路线不可调和的矛盾集中爆发。

吴忌寒是一位区块链信仰者,希望公司不断开发新矿机,在区块链行业发展,并重仓了BCH。而詹克团作为技术人员,则对AI技术情有独钟,希望将公司转型。

当矿机业务处于上升期的时候,双CEO发展理念一致,一切问题都隐于水面。但当外部发生巨变的时候,瞬间骤起波澜。

“上市时间可能只是一个小分歧,不足以引起风浪。但是上市失败后,内部的天平就开始倾斜了。”一位内部人士告诉媒体,上市这事仿佛就像“触了霉头”,在递交招股书之后,比特币价格在2018年12月触底,同时引发比特大陆内部持续调整,主要是裁员和高层更迭。

上市之路遇阻,比特币熊市来临,2019年初,两人宣布暂时离开比特大陆。

随后,通过内部信的形式,吴忌寒和詹克团两位联席CEO宣布同时卸任CEO职务,理由是缺乏管理经验。两人卸任后,由公司内部高层王海超担任CEO一职。另外,吴忌寒和詹克团还约定不再干预比特大陆运营工作,仅对公司重大事项做决策。

但没过多久,詹克团重回比特大陆开始指导具体业务。

一直对AI芯片念念不忘的詹克团,力主推进AI芯片业务,但进展不顺利,因为比特大陆芯片团队的技术积累在于矿机芯片,而AI芯片则是属于另外的业务范畴。

此外,据比特大陆一位离职员工讲,詹克团的管理方式也曾在内部引发不满,因为他的性格非常强势,做出的决定很难改变,公司变成“一言堂”。同时,如果下属在执行过程中遇到阻碍,就会被认为是缺乏能力。

二人冲突最直接的导火索是近期中国将区块链技术上升为国家战略。在风口到来之际,投资人都选择将票投给原来力主发展矿机业务的吴忌寒,认为由吴忌寒来领导比特大陆,公司未来会发展得更好。尽管詹克团是公司最大股东也无济于事。

在10月29日的员工大会上,吴忌寒情绪激动的表示,“我必须回来拯救这家公司。”随后,吴忌寒下令禁止詹克团进入比特大陆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也不能与之往来。

矿机还是AI芯片,路在何方

每个人都在关注,下一步比特大陆将怎么走?

据比特大陆周二举行的员工大会记录,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在员工大会上称,我们的矿机业务市场份额在下滑,我们矿池业务的主导地位也在下滑。而吴忌寒重新执掌比特大陆,区块链矿机重新成为比特大陆的核心业务的可能性颇高。

内部人士也认为,“估计AI芯片业务肯定要缩,但是具体程度要看后面了。”

然而,彻底回归矿机主业如今看来未必是一步好棋。

首先,中央媒体明确表态,国家发展区块链技术并不是支持炒币,类似2017年的矿机超级行情或许很难再现。 另一方面,同行也选择了进军AI市场。

老对手嘉楠耘智第四次冲击IPO,递交了美股招股书。 文件显示,以矿机销量计算,该公司2019年上半年市场份额为23.3%,全球排名第二; 比特大陆市场份额为64.5%,排名第一。 由于币价低迷,矿机价格大跌,嘉楠耘智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89亿元,净利润则亏损3.31亿元。 照此推断,比特大陆上半年营收不到9亿元,与上年同期天壤之别。 这样的情况下,公司还能继续容忍业绩被币价绑架吗?答案是否定的。

另一方面,比特大陆重启上市日程,向美股发起冲击。据腾讯潜望此前报道,比特大陆已在一周之前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秘密递交上市申请,保荐人为德意志银行。

为了给本次赴美上市增添成功几率,比特大陆甚至还聘请了纳斯达克前中国区首席代表郑华,作为公司顾问为其出谋划策。

但这并不意味着上市之路就此通畅。熟悉上市流程的人士曾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SEC对于区块链业务并没有偏见立场,但对于专业技术类问题更为关注,因此SEC的问询会更加专业,也更加聚焦。她判断,比特大陆在2017年分叉出的比特币现金BCH,或将成为其上市路上最大的拦路虎。

截至目前,比特大陆还是乱糟糟的。现在来看,在吴忌寒重新掌权下,比特大陆的未来尚未可知。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