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内给叔叔阿姨发钱的趣头条,就要去美国“收钱”了

在国内给叔叔阿姨发钱的趣头条,就要去美国“收钱”了

2018-09-14 12:36 quinn 媒体作者
估值500亿美元的今日头条忙着否认“上市”,估值不超30亿美元的趣头条今晚却要上市了。

“大家快帮我点开链接阅读一下文章,看这个能挣钱。”一打开微信,就看到大姨在群里喊话。

每天发上一二十个链接,每月挣几十块交话费,有1700多万像我大姨这样的活跃用户,每天在趣头条上“薅羊毛”,而趣头条则是凭着五至十八线的他们,从上海起步,用800多天走向美股。

今天晚上,趣头条将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交易代码为“QTT”,发行价定为7美元/ADS。今天,拼多多、蔚来汽车这些“坐火箭”上美股的公司股票均上涨,无疑让估值不超过30亿美金的趣头条压力更大了。

用现金激励快速获客,定位三四线下沉市场

上市前夕,趣头条已经冲到了APP store新闻类免费排行榜第二名,仅次于今日头条。“只见过身边有人用拼多多,没见过谁用趣头条。”在得知我大姨的例子前,同事一直对趣头条用户数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

趣头条创始人谭思亮认为,世界上只有两种商业模式,一种用来save time(省时),核心是通过技术提高效率;另一种是用来kill time(杀时)。起步于移动互联网红利中的今日头条属于前者,靠算法让你只看得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诞生于流量枯竭的趣头条属于后者,靠社交关系和现金激励拉新和留存。

这就是我们看不见趣头条的原因——无时可杀。

趣头条跟拼多多一样,采取的也是“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7月份,趣头条三、四线城市及以下用户占比达到60.7%,其中女性用户占到56.5%。

一、二线城市的用户群体获取信息的渠道越来越广,然而三线以下城市获取信息的渠道仍然比较传统,与一、二线城市的用户群体之间有了断层,趣头条看中的正是这里面存在的巨大的市场空间。

这类人群生活节奏慢,空余时间多,因此趣头条在资讯内容的选择上,针对这类用户的需求进行内容分发。从趣头条内容运营的数据来看,三线城市以下用户的兴趣非常集中,娱乐、幽默、情感、养生等五六个分类就占据了绝大多数流量。另外女性用户的社交属性强于男性用户,分享意愿更为强烈,具有很强的传播能力,因此也成为了利益驱动增长模式的主力用户。

和今日头条一样,趣头条也将自己定位资讯和内容平台,但二者从创立之初都没什么做内容的基因。趣头条最大的法宝是在产品端建立起了一套完整的用户激励体系。

当用户注册成为趣头条的新用户之时,首页马上就会弹出一个新人红包,“打开最高得18元”的大字,对于新用户来说很有诱惑力,哪怕红包实际上只有1元钱。

而在趣头条的主页上,专门设有“任务”一栏,签到、阅读新闻、邀请朋友注册(收徒)、分享新闻链接到朋友圈等都可以获得金币。以收徒为例,按照趣头条的官方说法,邀请6位好友就能奖励60元。

不仅如此,所邀请好友的阅读时间,同样也将化身为用户的收益。有报道称,目前总收入排名第一的网友已经获得了25万元,其单周收入排行同样第一,达到1.5万元左右。

依靠这种社交关系链+现金激励模式的推动,趣头条以裂变式的传播方式高效触达传统互联网推广模式下无法覆盖的海量用户群体,不仅大大提升了获客效率,还轻而易举的增强了用户粘性,实现用户规模的飞速增长。

就这样,从一线到十八线的资讯获取,被一个做搜索的和一个做广告的承包了。

头条的“小弟”,问题不比头条少

从“现象”看,虽然同是瞄向三线开外而火速崛起,趣头条总被拿来和拼多多放在一起。然而其本质,仍是对标同一赛道的今日头条。目前看来,今日头条踩过的坑,趣头条绕不过,而其自身商业模式也带来了诸多问题。

首先,做着内容平台,内容却成了大问题。谭思亮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谈道:“之前在内容这块我们一直在投入但还不够,总体对长尾的和专业的内容还需要加强。”

如何提升内容质量?趣头条的做法与今日头条当年一样,拉拢专业媒体和自媒体。目前,趣头条已宣称与国内超过200家专业媒体机构达成合作,有超23万家自媒体入驻趣头条自媒体平台。可以预见,接下来就是扩充编审团队了。

其次,没有“牌照”也将成为趣头条的潜在风险之一。过去一年,没有《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的今日头条,不断被约喝茶。同样,趣头条也还没有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和《互联网视听节目传输许可证》,对此趣头条的做法是出让股权“抱大腿”。

今年5月,人民日报曾发文“刷新闻赚现金”APP亟待监管,批评这种与传销类似的获客手法。紧接着8月,趣头条就引入了包括人民网旗下基金在内的战略投资者,不久又引入澎湃新闻,准备借澎湃新闻去申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第三,趣头条的拉新方式存在风险,内容质量又参差不齐,留存依然成问题。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趣头条今年6月份的卸载率达到22.5%,尽管主要用户使用场景稳定,同时存在部分用户的核心诉求点为利益激励,卸载较为频繁。本身趣头条现金激励模式就存在法律风险,一旦“阅读得金币”的活动取消,势必会有很多用户转向竞品。

最后,趣头条已经变成了一个“黑五类广告”的聚集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十九条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报刊音像出版单位、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以介绍健康、养生知识等形式变相发布医疗、药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广告。”

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纷纷对这几类广告采取了监管措施,大批的黑五类广告无处投放,但这时趣头条出现了。

趣头条的主要盈利方式即是广告服务,“看广告赚钱”的方式相对于目前主流的“付费去广告”模式,对品牌方十分友好。新芽专栏作者李星表示,在趣头条的产品逻辑之中,不贪图便宜的用户,才是无效用户,就像成功的微商那样,不是TA的目标客户的人已经把TA拉黑了,剩下的人都是精准用户。

这些贪图便宜的精准用户,恰是黑五类的目标。

结语

今年以来,“老大”今日头条屡次“被上市”,估值也被传在450-500亿美元之间。与之相比,估值不超30亿美元的趣头条实在渺小,连今日头条手下的抖音都估值80亿美元以上,是趣头条的三倍。

但是,老大至今未传出上市计划,老二却要在今晚敲钟了。上市,会帮趣头条加速缩短二者之间的差距吗?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