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亿美元涌入,在中国以外的市场,共享电滑板车火了

20亿美元涌入,在中国以外的市场,共享电滑板车火了

2019-04-16 11:48夏洛特 媒体作者
巨头们的青睐和资本的助力,使得滑板车滑向了风口。就像上世纪私家车对交通产生的影响,新的交通方式正在引发另一场革命。

国内共享单车格局早已成定局,而在大洋彼岸,更符合当地用户出行习惯的共享电滑板车逐渐取代了共享单车,成为资本的宠儿。

最后一公里出行,是全球各大城市都在试图解决的问题。创业者接踵而至,Uber、Lyft等出行巨头也在进军。

“Lime不仅在美国是市场份额领先并且幅度比较大,在全球其他大洲和城市都是第一名。”首家出海的美国共享出行Lime创始人孙维耀Toby近日在接受新芽NewSeed等媒体采访时表示,“中西合璧的团队、供应链、政府关系、运营效率等要素,是Lime的重要壁垒。”

4轮融资7.7亿美元,估值达24亿美元

2017年1月,还是投资人的鲍周佳Brad和孙维耀Toby把目光转向了欧美市场,两个人花了六个月时间,从用户、政府、法规、潜在竞争对手等调研后,决心加入共享单车创业大军,把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带到了美国硅谷。

Lime是共享单车的后来者,却是美国共享单车的先行者。

2018年1月,Lime上线了共享电单车,同年2月又推出电动滑板车且已完成三次产品迭代。如今Lime的出行业务从“最后一公里”(单车)、3-5公里(电动滑板车和电动单车)基本满足城市生活各个距离的出行需求,在一定程度上重新定义了美国人未来的短途出行方式。

“自行车约有200年历史,汽车130年历史,相比非电动滑板车出现不到20年,电动滑板车也才10年左右,整个供应链还非常非常新,所以如何挑选合适的供应商,去把流程和供应链打磨好,利于长期发展。”Toby表示。

据悉,Lime车辆的设计研发和生产均在中国完成,在供应链和产业制造方面具备优势。新芽了解到,Lime还将在昆山、深圳等地成立实验室,专门进行滑板车的测试,下游维修流程也在快速加紧投入。在运营效率上,采取众包模式收车,juicer可以自发地去收车充电,充分调配了资源。

此外,Lime的融资速度和金额打破了硅谷的记录。一年多的时间就拿到了7.7亿美元的融资,资方不乏美国主流基金和GGV纪源资本等跨境基金,这也使得共享滑板车得到了全球的关注。

Toby和Brad还在做VC时就与GGV管理合伙人童士豪相识,当得知他们要去美国创业做共享单车项目时,童士豪还以为对方开玩笑。“美国人口密度不是那么高,到底做单车的价值有多大并不知道,但当他们正在开始干,聊完就发现这个事情我们看错了。”

从六七年前认识滴滴开始,童士豪就清楚地认识到出行行业大有可为,而且不止中美市场,是全球化的行业。2014年GGV投资了东南亚的Grab,然后引进滴滴做了Grab的战略投资者;随后国内投资了哈罗出行、北美投资了Lime、巴西投资了Yellow等。

近20亿美元资本涌入,共享滑板车火爆

目前,市面上最大的两家电动滑板公司为Lime和Bird,Uber、lyft、谷歌等巨头也在入局。在他们的带领下,电动滑板车在欧美市场迅速火了起来。

新芽根据网络公开数据不完整理,近年来近20亿美元进入共享滑板车领域,涉及30多家VC/PE。除了美洲的创业者外,欧洲的芬兰、瑞典、德国等,东南亚的创业者都看到商机,涌现出了大量创业者。而他们背后投资方不乏欧美一线基金。

就像上世纪私家车对交通产生的影响,新的交通方式正在引发另一场革命。Uber投资了Lime并收购了Jump开始涉足电动滑板车,Lyft收购了布鲁克林创企Motivate,以此将服务范围扩展到共享单车领域,随后也进入了电动滑板车市场。

如上图所示,所有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目标——填补城市核心交通基础设施的“最后一英里”缺口。试图将各种出行方式统一到自家APP里、打造立体出行生态的还有谷歌,其旗下风投部门Google Ventures也投资Lime。

“美国的年轻用户非常喜欢滑板车,相比人口更密集、路更窄的欧洲,这种短距离一公里出行的市场更大。”童士豪分析道,“不管是通过价格战增加用户还是靠运营能力跑得更优,最后怎么赚钱一定是和运营手段和能力、产品开发成熟度有关。”

在Toby看来,共享出行是一门好生意。出行App是用户会高频打开的App产品,未来可以想象的空间很大。Lime的业务侧重点仍是电动滑板车为主,但会考虑叠加支付等业务。

巨头们的青睐和资本的助力,使得滑板车滑向了风口。但政策,交通安全、车辆人为损坏等隐患也使得“最后一公里”的道路,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平坦。

补贴战?国外市场不会出现“橙黄之争”

在复盘国内外整个共享出行行业时,Toby总结出很多经验教训。他称,过度竞争加上没有把握好发展节奏,导致共享单车行业过度地被资本催生。资本是好的,但在管理过程中没有用好,可能会引火上身。

和国内当年的摩拜、ofo大战不同。国内单车是先投放后管理,这就意味着玩家间的竞争变成了资本的速度之争。海外是先管理再投放,运营效率很重要,需要建立政府关系。像Lime已经在上百个城市建立了政府关系,Uber现在来进入相比较难。这也就使得国外市场不会出现疯狂的竞争。此外,海外用户对价格不敏感,愿意为好的产品体验买单,也不太存在价格战。

值得注意的是,Lime的投资方中有Alphabet与Uber,而这两家,Alphabet在布局智能驾驶,它投资的Lyft和看到机会的Uber也都入局了共享滑板车业务。对这种亦敌亦友的关系,Toby表示:“竞争合作这条线永远是非常模糊的。最终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到底给用户增加什么价值,什么是我们能做的。”

Toby还表示,目前,欧美是Lime的主要市场。“从我们团队的DNA上来说还是利用中国的一些好的一些资源去供给中国以外的市场是我们的甜点。Lime的基因更适合海外市场,有舍有得,今年暂时不会考虑进入中国市场。”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