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服下“蒙汗药”

硅谷服下“蒙汗药”

2019-06-20 20:42歪道道 合作伙伴
我们曾崇拜硅谷,但硅谷已不是原来的硅谷。

硅谷曾造就美国,但美国却将硅谷置于不利之地。

2018年年底,华为官方曾公布92家核心供应商名单,其中美国占到了33家。断供华为后,芯片制造商应声下跌,英伟达和AMD均下跌约3%,而Lam Research下跌5.4%、美光科技下跌4%、高通下跌6%。

之后是科技巨头,6月4日美国当地时间周一,谷歌股票下跌6.12%,其他科技巨头股票也集体重挫,苹果下跌1.01%、亚马逊下跌4.6%、流媒体巨头奈飞下跌1.94%,而Facebook下跌高达7.51%。粗略估计,一个月的时间,FAANG累计缩水近3000亿美元。

这虽是受美国政府掀起的反垄断调查影响,但不可否认华为事件的演变为这些巨头的未来预期蒙上一层厚厚的阴霾。

而长远看,华为断供暴露的或许不只是国内技术的短板,还有掩藏在硅谷繁荣背后的迷茫。

巨头的增长和利润危机

2013年,FAANG的市值还只有1.2万亿美元,而5年后已经翻了三倍到达4万亿美元。去年8月3日,苹果市值一举冲破万亿关口,更是引得美国科技股群情激奋。但高光之下阴影难藏。FAANG内部人员的交易量达到6年来的最高水平,到2018年为止已经超过了50亿美元。

华尔街见闻曾提及,扎克伯格从2016年开始,就加速减持Facebook,2018年初开始,他以更快的速度减持。

这似乎暗示着硅谷的现状:表面看竞相追逐、涨势喜人,往深了看各有危机、蓄势待发。仔细回想,整个硅谷诞生的最后一个互联网科技巨头似乎还是Facebook。优步上市即破发,高层变动、公司转盈为亏,危机一个接一个,Airbnb说到底更多的只是住客相连的平台,酒旅业务也相对远离互联网前沿阵地。

所以,15岁的Facebook实际上意味着硅谷15年都没有再出现一个新的硅谷式商业奇迹,去撼动当前相对固化的商业格局。与之相比,我国互联网科技诞生的独角兽,虽然也问题缠身,可美团、京东、字节跳动等小巨头对BAT的威胁已明显增大,他们甚至开始在争夺互联网“第三极”的战场上相互较劲。

可见,在硅谷和国内,早期的互联网先驱们同样是占据了搜索、社交和电商等核心赛道,但在新生势力的崛起上,我们的创业成果或许更优于硅谷。

新旧互联网巨头的竞争,其实本质上是一种创新或变革力量不间断的外在表现,不可否认,硅谷正处于一种空前乏力的状态。一面是新势力经受考验,另一面是互联网先驱自乱阵脚、无暇创新。

2018,是硅谷商业神话接连破灭的一年,接踵而来的丑闻集中暴露了苹果、谷歌、Facebook等公司的焦虑和罪责。而更进一步,无论是苹果实行高价策略、逼迫用户更换新机,还是谷歌去除“不作恶”、坚持与军方合作,这些举动反衬出巨头所承受的利润压力。彭博一位评论员认为,硅谷最好的日子可能已经过去了,因为他们挤压利润的能力达到了极限。

而一旦FAANG行情逆转,美股将遭遇致命打击。美银美林在对2018上半年业绩评估时分析称,如果剔除这五支FAANG股票,标普500指数上半年的回报率仅为-0.73%。

硅谷的精明与狼狈

硅谷的崛起,有赖于两种精神—自由和创新,然而现在自由之风难以劲吹,创新力量逐渐消解。

几十年下来,硅谷形成了一个传统:一代企业家成功后,又转型为下一代新兴企业家提供资金。乔布斯在《2005年斯坦福大学毕业演讲》中将这种模式形容为“在一个持续进行的接力赛中的接棒行为”。

当时的互联网先驱,将资金提供当做延续创新的一种形式,而现在,互联网巨头投资更多的是为了消除威胁,间接地又消灭竞争、维护垄断。他们已经变得更加精明,能够预测哪些公司会对他们的统治地位造成威胁,并抢占先机。

自2007年以来,Facebook已收购了至少92家公司,几乎所有公司都是在过去9年里收购,其中包括许多实际和潜在的竞争对手;谷歌更甚,近20年来至少收购了270家公司,也包括老牌竞争对手和新生竞争对手。

Yelp的CEO杰里米•斯托普尔曼,曾经拒绝了谷歌和雅虎的收购要约,作为回应,谷歌开发了自己的本地评论服务。亚马逊的做法更为粗暴,它不惜自我亏损,以低价策略排挤Quidsi,导致Quidsi不得不将旗下网站卖给亚马逊。但到最后,亚马逊又因无法使其盈利,而关闭了旗下Quidsi业务。

巨头投资或收购的标的,结局都不见得多好。数据显示,Facebook关闭的39家公司中,近半是被收购的公司,而谷歌近几年来不断放弃的并购项目也越来越多。我们可以推测,这些被巨头收入囊中的初创企业,是否脱离巨头会更具活力呢?

智能家居设备厂商Nest,在被谷歌收购后的增长轨迹与被收购之前相比发生了巨大变化。2009年-2014年,Nest曾是智能家居领域的强有力竞争者,被收购后,Nest的营收不仅远低于分析师的预期和Google设定的目标,而且错失智能音箱的浪潮,逐渐失去行业地位。Nest一位前员工说,谷歌对Nest的支持没有持续两年时间。

频繁的投资让腾讯遭受没有梦想的质疑,外界之所以没用相同的态度拷问谷歌、Facebook等巨头,是因为他们的技术研发和产品创新,能够和投资并购并行不悖,现在GoogleX里实践的一些创意仍然让外界叹为观止。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即使是谷歌、苹果,新推出的产品或服务也多平庸大于惊艳。这时,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巨头的垄断是否有碍于互联网创新的问题。

成为政治的工具?

斯坦福大学的自由之风吹拂,催生了硅谷,但硅谷或许将失去自由。

当前或者以后长期,我们可以预见,美国的对华政策正在根本性改变硅谷所处的政治生态,这导致硅谷将成为美国制衡我国投资、我国科技公司及工作者的重点地区。所以,硅谷的自由,不得不屈居于政治风险。

而在这之前,硅谷和政治意识相互较量和矛盾,实际上已积压已久。去年,川普曾猛烈抨击过谷歌、Facebook和Twitter等公司,他认为硅谷科技集团抱有政治偏见,在关于他的新闻搜索中,96%的结果来自“左翼全国媒体”。与之相对地,硅谷科技巨头对川普的挑战力度也在增强。

表面上,一贯的开放和包容让硅谷更多的站在了制高点上,但硅谷过于遵从政治正确性的倾向,如同吃了蒙汗药一般,让这些巨头们越来越容不下反对的声音,这实际上与自由开放背道而驰。

在硅谷,公开支持川普的人,经常由于自己的政治选择而受到影响,或者是直接被称为叛逃者。在Facebook公司,彼得·蒂尓被告知,他因为支持川普的行为而受到负面评价。帕尔默·勒基是Oculus VR的创始人,他在被爆出秘密资助一个支持特朗普的组织后,被迫离开这家公司。

谷歌解雇James Damore一事,将这种矛盾推向高潮,对很多人而言,这是“政治正确压倒了言论自由”。

硅谷越来越多地卷入政治漩涡,所影响的不只是公司声誉,而且关乎生存与发展。红杉资本创始人 Michael Moritz 在“金融时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硅谷因其成功而变得缓慢并被破坏,关于政治和社会不公正的讨论让科技公司无法专注于创新。

而另一方面,又有部分人将这种不公正的起因重新追溯到科技公司上。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全球经济顾问Joachim Fels表示,几乎所有出问题的原因都可以归咎于科技巨头,从工资增长乏力和低利率,到收入不平等加剧和股票估值过高。由此可见,硅谷在美国的地位已不复从前的荣耀。

在这一背景下,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实则将硅谷与政治的矛盾完全扩大化。谷歌等巨头不仅要面临着丧失全球最大消费市场的风险,而且一旦他们所遭受的损失难以承受,这种情绪必然会恶化硅谷的政治生态。

据外媒称,包括高通和英特尔在内,华为的美国芯片供应商正悄悄劝说美国政府,要求其放宽对这家中国技术巨头的销售禁令。可见,美国对我国及华为的角力,同样也是政治力量与硅谷的一次角力。

库克在前几天的斯坦福大学2019届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他说,硅谷最近愈发以一种不那么高尚的创新而闻名。现在每天都有数据泄露、侵犯隐私的现象,仇恨言论、虚假新闻充斥人们的谈话,甚至还有人用一滴血制造了虚假的奇迹。

我们曾崇拜硅谷,但硅谷已不是原来的硅谷。

*本文作者歪道道,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歪道道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