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任CEO的贾跃亭:“为了还债,放弃一切。”

卸任CEO的贾跃亭:“为了还债,放弃一切。”

2019-09-05 15:21quinn 媒体作者
尽管从“台前”转为了“幕后”开始一心还债,但在FF无法量产的前提下,贾跃亭“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依旧是遥遥无期。

“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9月3日晚间,时任法拉第未来(下称“FF”)CEO的贾跃亭在微博上如此写道。



与此同时,FF也已正式发布公告,宣布创始人贾跃亭正式卸任公司CEO一职,并继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而有着“宝马i8之父”之称的毕福康博士将正式接棒前者,成为FF全球CEO。

公告表示,短期内,毕福康将领导团队全力冲刺首款超豪华智能互联网“新物种”FF 91电动车的量产准备工作,并完成下一款大规模量产豪华车型FF 81智能电动汽车的最终研发。而贾跃亭将负责互联网生态系统战略的整体落实,领导人工智能、产品定义、用户获取、用户体验和用户运营等相关工作。此外,FF还将公开招募全球董事长一职。

由此可见,这是FF自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人事变更,也是贾跃亭2018年底推动对高层治理架构改革的正式落地。

只是即便有着丰富的造车经验,但毕竟要面对FF债台高筑的现实困境,毕福康真的能够带领FF走出“泥潭”吗?

半年内两度跳槽的“宝马i8之父”

毕福康是何许人也?

据公开资料显示,毕福康曾在宝马工作20年,是一位著名的电动汽车专家,分管的业务是宝马集团的新能源子品牌——BMW i,宝马i8豪华插电式电动车型就由其一手打造,因此也获得了“宝马i8之父”这一称号。实际上,毕福康在宝马所从事的工作相当于一次内部创业,因为i品牌对于宝马集团来说,就是从0到1的过程,因此从个人履历、背景来看,没有人比毕福康更适合创业造车。

因此在2016年,毕福康选择离开宝马,走上了创业之路,他和宝马前同事戴雷一起加入了拜腾汽车。拜腾汽车是南京知行新能源技术开发有限公司(FMC)旗下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创立于2016年3月,2017年9月品牌正式发布,英文名称为“BYTON”,意在打造“新时代互联网汽车”。

在毕福康和戴雷的加持之下,拜腾汽车成为了造车新势力中被看好的黑马之一,其背后的投资方不乏腾讯、富士康、一汽集团等巨头的身影。2017年1月19日,拜腾宣布投资116.4亿元在江苏省南京地区建厂,新工厂分为两期建设,第一期建设计划于2019年完成,年产量将达15万辆,二期建成后年产量为30万辆。

但好景不长,在量产目标迟迟实现不了的情况下,资金危机也随之出现,这一点倒是与FF有几分相似之处,而结果则是毕福康离开拜腾。在今年1月,根据拜腾汽车的内部邮件显示,原拜腾汽车CEO毕福康将担任董事长,其CEO职位由原拜腾汽车总裁戴雷担任。

随后在今年4月举办的上海车展上,在艾康尼克(ICONIQ)发布会出现了毕福康的身影,他表示自己已加盟艾康尼克任CEO一职,“当我遇到了艾康尼克总裁吴楠,听到了他对于艾康尼克未来的规划和愿景后,就决定要加入。” 而据德国杂志《经理人》报道称,毕福康之所以离开拜腾,是因为该公司目前正面临资金危机,难以支撑其在中国市场的扩张计划等问题,这导致公司内部关系紧张。

然而令人难以理解的是,毕福康在艾康尼克的职业生涯也只有4个月,他再度跳槽来到FF,选择与贾跃亭携手合作。对于加入FF的原因,毕福康表示主要有三点:“一是贾跃亭先生;二是FF行业领先的产品和技术;最后则是全球合伙人制度。”

毕福康同样清楚,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筹集资金。“对于第一阶段,目前仍有上亿美元的资金缺口让所有这些事情发生。”

但正是因为融资不顺出现资金危机才离开拜腾的毕福康,恐怕在筹集资金方面还是要多向前任CEO贾跃亭“取经”。

开始一心还债的“融资大师”

在FF发布的公告中还表示,贾跃亭正在建立债务偿还信托基金,以实现优先、尽快、彻底解决其个人余下的担保债务问题。但事实远没如此简单,尽管他在过去两年已经偿还国内债务超过30亿美元。

在毕福康离开宝马的2016年,乐视完成了对酷派的收购,并创立了乐视体育等生态企业,贾跃亭也与乐视一起在这一年到达了巅峰,其个人身价在当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排名第37位,乐视市值则超过600亿元。

但很快,由于手机供应链问题让乐视陷入了资金紧张,大量机构开始撤资乐视,贾跃亭也在内部信中不得不承认节奏过快导致公司资金不足。

反思归反思,任性的贾跃亭还是大手一挥,宣布要在美国造车,并寻求资金支持。由此,贾跃亭便在欠债的道路上一去不回,“下周回国”更是成为其经典名言。

2017年1月15日,仅仅经过了一个多月时间的尽调,孙宏斌便以150亿投资乐视网、乐融致新、乐视影业三家公司。在孙宏斌看来:“贾跃亭具有企业家精神,乐视网缺的仅仅是钱和治理结构。”

而投资完成6个月之后,贾跃亭宣布卸任乐视网董事长,远赴美国投身于自己的造车梦之中,孙宏斌不得不接手董事长一职。在任职期间,孙宏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但仍未扭转乐视网的颓势。最终,孙宏斌 “无力回天”,从而无奈的结束了自己200多天乐视网董事长生涯。

孙宏斌离开了,不差钱的许家印来了。2018年6月25日,恒大集团旗下的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以67.46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进而成为Smart King公司第一大股东,该公司旗下核心资产便是贾跃亭的FF公司。

谁能料到,仅仅3个月之后风云突变,贾跃亭将恒大一纸诉状告上了法庭,直到去年底,双方持续数月的纠纷终以和解告终,所有原协议终止。

但好在这时,第九城市董事长朱骏“纵马来援”。按照双方协议,九城将以三个等额分期向合资公司注资最高达6亿美元,拥有经营控制权。FF则将向合资公司提供相关产权及包括生产基地在内的资源,并授予其包括V9车型及其他指定车型在中国的独家生产、营销及销售权。但目前,双方的合作并无任何实质性进展。

不仅如此,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截至2019年6月30日,大股东(贾跃亭)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仍有约19.85亿元。

尽管从“台前”转为了“幕后”开始一心还债,但在FF无法量产的前提下,贾跃亭“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依旧是遥遥无期。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