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工、欠薪、负债,81岁重庆首富难救力帆

停工、欠薪、负债,81岁重庆首富难救力帆

2019-11-06 15:24quinn 媒体作者
力帆的前途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亟待拭去。

尽管否认了破产传言,但事实却证明力帆汽车的困境正在加深,随时都有坠入深渊的可能。

近日,力帆股份(601777)发布2019年第三季报财报,报告显示,公司2019年1-9月营业收入为66.86亿元,同比下降19.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6.33亿元,对比去年同期盈利1.34亿元,大跌2064.5%。其中,第三季度亏损16.87亿元,同比下降高达16852.7%。

另根据产销报告显示,该公司1-9月传统乘用车销量2.2万辆,同比下降72.25%;前9月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2035辆,同比下降65.67%。而力帆起家的摩托车的业务同样表现糟糕,1-9月销量为443832辆,同比下滑13.97%。

汽车行业正在迎来一波洗牌,优胜劣汰无法避免,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玩家势必将掉队直至退出赛道。如今,面临出局的力帆汽车前路何在?这个问题恐怕年过八旬的创始人尹明善也无法回答。

靠摩托车起家,开民营车企上市先河

1938年,尹明善在重庆涪陵出生,就此开始了自己的传奇人生。

由于家庭成分的原因,尹明善在年少时便被下放到农村地区体验生活。1961年,23岁的尹明善又因为具有“资本主义倾向”被发配到了塑料厂劳动改造,这一待就是18年,等其重获自由之时已然41岁。

好在,步入中年的尹明善没有选择碌碌无为,他在6年内先后做过英语翻译、英语教师、出版社编辑等工作,还成为了一家国营企业的总经理。

就在职业生涯愈发顺利之时,喜欢折腾的尹明善却在上世纪80年代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下海经商。他先是创业做书刊批发业务,7年时间成为重庆市最大的民营书商;后又在54岁时决定进入摩托车行业,将第一次创业时赚得的全部资金20万元倾注其中。

1992年,尹明善带着9名员工创立了轰达车辆配件研究所。一开始,没有技术的他们先从组装发动机做起,一共1400元的配件,组装成功后就能卖1998元,毛利润达到598元,这在当时已经非常可观。

经过9年时间的努力,轰达公司2001年产销发动机184万台、实现销售收入38·5亿,超过嘉陵、建设两大老牌摩托车企业巨头,成为重庆摩托车业的龙头老大。不仅如此,其发动机产销量、出口创汇、专利拥有量、产销综合值四项指标都位居全国第一。

同年,发展强劲的轰达公司正式更名为力帆。

2003年,此时的力帆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摩托车生产商,在尹明善的带领下,力帆集团实现年销售收入达到60多亿,出口额超过2亿美元。在力帆集团成为“摩托车霸主”之时,同年9月10日,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注册成立,已经65岁的尹明善希望借此进入研制、开发、生产销售汽车和汽车零配件领域,再创一片辉煌。

的确,尹明善做到了。

2010年11月25日,力帆股份在上交所正式挂牌上市,开启了国内民营车企A股上市的先河。上市之初,公司市值高达100亿元,72岁的尹明善也由此身家暴涨,成为了重庆首富。彼时,他已经做好了上市后三年就退休的打算。

业绩连续下滑,深陷“骗补风波”

然而,上市后的力帆并不能做到让尹明善放心退休。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力帆的业绩一直都不尽如人意,公司利润从2009年到2014年一直徘徊在4亿元左右。而从2014年开始,公司业绩则连续四年呈现下滑趋势,负债率也高达70%。2015年,力帆为了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发布总额52亿元的“史上最大”增资方案,这也导致该年力帆净利润缩减至1.1亿元。

但就是力帆重注的新能源汽车业务出了问题。2015年,力帆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4874辆,但同时被曝出有2395辆不符合国家申报补贴的条件,涉及补贴金额达1.14亿元。深陷“骗补风波”的力帆汽车受到了严厉处罚,其2016年的新能源汽车补助资金预拨资格被财政部取消。自此,力帆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开始跳水式下滑。

而力帆传统乘用车的产销量更是惨淡。据力帆股份产销报告显示,2019年7月公司传统乘用车生产仅34辆,同比下降99.58%,1-7月累计生产17204辆,同比下降70.97%。7月力帆传统乘用车市场销量678辆,同比下降91.43%,1-7月累计销量21436辆,同比下降66.16%。

今年10月初,多家媒体公开报道猎豹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力帆汽车等四家车企年底将进入破产程序,预计涉及上下游汽配供应商产业链合计约500亿元坏账。

随后,作为传闻中的主角之一,力帆汽车连发两则公告辟谣,称公司没有破产计划,将继续及时准确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并同时坦承,目前公司确实负债较高,资金流动性压力较大,根据目前中国汽车行业情况,未来发展可能面临挑战。

事实上,力帆股份当下堪忧的经营状况的确令人堪忧。数据显示,公司前三季度的负债合计为178.63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168.94亿元,短期贷款为90.09亿元,短期偿债能力较弱。

另根据央视记者日前报道,位于两江新区的力帆汽车生产基地已完全停产,该基地在去年12月份已卖给重庆市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收购价33.15亿元。另一个位于北培区的乘用车生产基地(第三工厂),今年以来已处于半停工状态,并拖欠员工近两个月工资。一名工人接受采访称,“不产车,早就不产车了,厂都垮了”。



除此之外,根据天眼查显示,力帆股份目前所涉及的法律诉讼多达55条,包含票据追索权纠纷、劳动争议、买卖合同纠纷等,同时被列为被执行人9次。



缺乏核心竞争力,缺少合格接班人

力帆之所以下滑速度如此之快,与其自身造血能力不足有着极大关系。

首先,力帆的汽车业务一直缺乏核心竞争力。力帆第一辆轿车力帆520在2006年1月正式上市,但年销量仅1万多辆。在这之后力帆便走上了模仿之路,从模仿宝马MINI的力帆320、到山寨宝马3系的力帆620、再到山寨福特S-Max的轩朗、以及山寨汉兰达的力帆X80,几乎没有自己的创新车型。 

并且在国六标准已经实行之时,力帆却还未能推出符合国六标准的车型,而其原来积压的国五车型也无法销售、无法上牌。因此即使抢在国六新标准执行前,力帆推出拦腰斩断的优惠价格消化库存,燃油车和新能源车一共销量也不超过2.5万辆。显然,在竞争激烈的汽车市场仅靠价格低廉无法立足。

其次,力帆并未找到合格的接班人。在力帆2010年上市之时,对于未来的接班人问题,尹明善曾表示:“我家族里面有能人,我可以推荐其出任董事长,我家族里面人才不如家族外,我们就在家族以外去选拔董事长、总裁的人选。”

从最终结果来看,尹明善的选择是“家族外的人”。虽然他有一儿一女,但其子尹喜地只爱豪车,对公司经营并不感兴趣,曾斥巨资3000多万元买下国内第一辆布加迪威龙跑车;而女儿尹索微从小在国外上学,也只担任了力帆公司的董事,并未选择接班。

2017年“骗补风波”过后,尹明善宣布退休,并将手中大权最终交予了职业经理人牟刚,并表示:“八旬不退,力帆衰颓;后继有人,力帆腾飞。”

但就目前来看,牟刚并未将力帆带到更好的层面,力帆也没有像尹明善所说的那样再度“腾飞”。

不过好在,力帆的困境得到了政府部门的重视。有报道称,重庆市政府已于近日介入协调。据悉,重庆市政府召集了地方金融办及银行机构债权人等,帮助力帆汽车组织成立了债权人委员会,要求各银行“不抽贷、不压贷、不断贷”。

除此之外,力帆也调转了发展方向,在半年报中提出重新将“起家”的摩托车业务作为首要聚焦业务,表示将加大研发投入,巩固并增强摩托车产品竞争力。

接下来,81岁高龄的尹明善或将重新出山执掌大权,但这次他能否力挽公司于狂澜之中不得而知。总之,力帆的前途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亟待拭去。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