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员工放假三个月过冬,广汽比亚迪是否在“裸泳”?

一线员工放假三个月过冬,广汽比亚迪是否在“裸泳”?

2019-03-05 16:04猎云网 合作伙伴
广汽比亚迪的“放假”,放到一个更大的环境里去看并不难理解。

近日,广汽比亚迪新能源客车有限公司下发内部通知称,根据公司目前生产经营安排,自3月1日至5月31日,生产部、品质部、计划部现场一线人员放假3个月。

(广汽比亚迪内部通知:放假3个月)

比亚迪方面表示,放假是根据生产情况进行的适应性调整,这是生产淡季的短期行为,公司一切运营正常。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受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因素的影响,近年来新能源客车整体增长乏力,主打纯电动客车的广汽比亚迪以“放假”应对“淡季”,本质上还是企业订单不足。

生产、品质和计划部门,这些冲在最前面的员工将迎来一个季度的时间“赋闲在家”,这算不上运营正常。广汽比亚迪的“放假”,放到一个更大的环境里去看并不难理解。

过度依赖本地市场

广汽比亚迪是由比亚迪和广汽集团共同出资设立的公司,注册资本3亿元人民币,比亚迪和广汽集团分别按51%和49%持股比例分期注资。公司设在广州从化,主要从事新能源客车的生产销售。

广汽比亚迪与很多客车企业一样,与当地政府有着深度的合作,从该公司的间接持股比例看,作为最终受益人的广州市人民政府占股高达27.43%,当地政府提供的市场资源也成为广汽比亚迪的销售大头。

广汽集团2018年12月产销快报显示,广汽比亚迪在2018年销量为5046辆,同比增长222.02%。根据2018年广州公交中标情况,比亚迪在2018年广州纯电动客车项目订单金额超过55亿元,分别中标“2018年3138台”及“2018年1672台”纯电动客车招标项目,而这两个项目带来的订单量就占了4810台,地方提供的订单占95%以上。

新能源客车企业与当地政府进行深度合作,优点是可以在初期快速获得订单,但过度依赖当地市场,长此以往会使企业的生存能力退化,在地方市场订单达到一定数量之时,企业就会出现“断粮”的危险。

另一家与此类似的新能源客车企业是银隆新能源。它的路子是“以投资换市场”,与地方政府合作来完成销售。业内人士认为,这并非市场行为,而是一种交易。银隆陷入巨大危机中,不仅与其钛酸锂电池技术的局限性有关,其订单来源单一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新能源客车的发展得益于补贴政策的实施,而随着补贴不断退坡,新能源客车企业也正面临着挑战。


补贴退坡的连锁反应

2016年,新能源汽车骗补事件被曝光,监管层为了打击企业的骗补行为,规定地补不得超过国补的50%,对动力电池系统的质量密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非个人用户购买的新能源汽车,累计行驶里程须达到3万公里,结算方式也改为年底统一结算。

这就导致补贴放款时间拉长,企业出售新能源汽车需要先行垫付国家的补贴款项。

2014年,比亚迪的应收账款为138亿元,2015年为215亿元,2016年翻了近一倍达到417亿元,2017年为518亿元,2018年三季度末,应收账款已经高达546亿元。比亚迪的收入以债权的形式存在,并未成为有效的现金流。

补贴退坡对新能源客车企业的影响显而易见,国家补贴减少,企业若提高客车产品价格,订单将会受到影响,补贴的退坡加快了行业的洗牌速度。

作为广汽比亚迪的控股公司,比亚迪多次被质疑过度依赖国家补贴。

比亚迪披露,2013—2017年,公司收到的政府补助总额达40.43亿元。2013年度获得政府补助6.77亿元,以后逐年增长,2017年时达到12.76亿元。

2018年上半年,比亚迪收到的补贴为8.94亿元,在非经常性损益中的占比为77.63%。若无政府补助,比亚迪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亏损4.15亿元。因此,深交所对比亚迪发出问询,提出比亚迪“是否对政府补助等非经常性损益存在依赖”。

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表示,关于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相关部门正在抓紧研究制定。

苗圩透露了补贴政策制定的总体原则,即确保2020年补贴全部退出后,产业不发生大波动,继续实施退坡,分阶段释放退坡所带来的压力,防止一次退坡,因波动过大带来大起大落。

2018年,中国汽车市场产销低于预期,全年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780.9万辆和2808.1万辆,打破了1990年以来的连续增长趋势,这就是发展新能源汽车的背景色。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7万辆和125.6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59.9%和61.7%,增速不似之前迅猛。补贴完全退坡无疑是对新能源客车企业的一次考验,到时候就知道谁在“裸泳”了。

*本文作者先声,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