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电动车企销量暴跌92.5%,补贴退坡后谁先撑不住了?

明星电动车企销量暴跌92.5%,补贴退坡后谁先撑不住了?

2018-10-31 17:20 quinn 媒体作者
高补贴政策引得创业者蜂拥而至,低技术门槛为微型电动车市场出现危机埋下了隐患。

“2017年8月销售5018辆,2018年8月销量仅有374辆,同比下降92.5%。”这种断崖式的数据下降,出现在一家新能源车企身上似乎不太可能,毕竟我国新能源汽车目前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数据显示,今年1~9月,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72.1万辆,比上年同期增长81.1%。

但销量暴跌的企业确实存在,开头的数据即属于一家名为知豆汽车的新能源车企。该企业成立于2006年,专门生产A00级电动车,也就是所谓的微型电动车。进入2018年以后,知豆汽车的销量便开始出现大幅下降。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知豆实现销量13497辆,同比大跌51%;从2017年新能源汽车销量排行榜第4名,跌落到如今的第20名。

其实不只是知豆,微型电动车车企在今年基本都出现了销量暴跌,康迪汽车今年8月销量为263辆,与去年同期相比下跌了91.8%;更有严重者电咖汽车更是从今年6月开始,停产、停售了其唯一车型电咖EV10。

从上述市场情况所看,微型电动车似乎大势已去了。曾经一度扛起新能源汽车大旗,如今却坠入谷底,微型电动车为何会受此重挫?

低门槛、高补贴埋下暴跌隐患

目前电动汽车市场主要分为三类,一类是以特斯拉为代表的高端电动车,一类是兼顾经济性与实用性的中端电动车,还有一类则是以A0级、A00级车型构成的微型电动车。在这其中,微型电动车曾经占据“半壁江山”。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市场纯电动乘用车销量近44.9万辆,其中微型电动车销量超过27.7万辆,占比达62%;2017年纯电动汽车车型销量排行榜前十名,有7个是微型电动车。

像知豆、康迪、北汽等车企都是该领域的佼佼者。以知豆为例,其2015年销量为2.53万辆;2016年销量为2.4万辆;2017年销量来到顶峰,达到4.3万辆,将比亚迪、奇瑞、江淮等一众传统大车企甩在了身后。

究其如此火热,在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爆发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市场存在刚需。如今为了满足日常生活所需,很多家庭都拥有了自己的汽车,但随着城市交通的愈发拥挤以及出行成本的增加,消费者转而考虑成本更低的代步车辆,续航里程短的微型电动车此时成为首选。

其次,微型电动车技术门槛低,造车成本不高。拥有355公里续航的特斯拉model X 的电池容量为60kwh,其重量达到2.3吨,并且搭载有自动驾驶系统,造价在几十万元;而以知豆D2车型为例,其续航里程为155公里,只需要18KWH容量的电池,整车也只有0.74吨。较轻的车身、较少的电池、较小的马力让造车成本更低。

最重要的是国家政策支持。为加快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2015年财政部、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布《关于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规划了2020年的财政补助目标,实行普惠制。

依照规定,大于150公里续航里程的纯电动汽车可以获得国家3.5万元的补贴,并且在地方政府处大多也能获得4.5万元补贴,因此一辆车就可以获得9万元补贴,可以看出政府支持力度之大。

但恰恰高补贴政策引得创业者蜂拥而至,低技术门槛为微型电动车市场出现危机埋下了隐患。

补贴退坡成为“致命一击”

在2016年大量的新能源汽车骗补事件被曝光后,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开始趋严和退坡,当年,中国财政部、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发布的《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明确提出补贴标准退坡20%。

2018年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更是表现出了低退高补的态势,对纯电动车型来说:长续航、高能量密度电池的产品持扶持态度;对于短续航、技术指标落后的产品则降低了补贴标准,而且以“电池能量密度”和“能耗”进行补贴系数考核。

依照2018年新规,纯电动车续航150-300公里车型补贴分别下调约20%-50%不等,低于150公里续航的车型将不再享有补贴;续航里程300-400公里及400公里以上车型,分别上调2%-14%不等。这显然给了微型电动车企们“致命一击”。

以知豆D2为例,在2017年能获得国家3.6万元的补贴,新政实行后,领取的国补仅为1.65万元。这样一来,市场占比超过六成的A00级车直接沦陷。

在此情况下,微型电动车为了求变,必须要进行产品升级,但情况并不理想。

像北汽、奇瑞等都有制造小型、紧凑型甚至中级车的经验、技术和设备,并且有与其相配套的销售网络。微型电动车缺乏制造更大型车辆经验,进入该领域竞争有着先天的劣势。

并且随着车型的升级,造车成本也在提高,产品价格自然会相应上涨,但补贴又在下降,使得高度依赖补贴政策的微型电动车企们失去了价格优势。如知豆升级后推出的知豆D3,8月份仅销售了29辆。

技术不是其所长,价格优惠也不复存在,因此在考虑性价比的前提下,消费者对微型电动车升级后的产品很难再会买单。

微型电动车路在何方

尽管微型电动车昔日的辉煌不再,但此时的销量暴跌也并不代表直接宣告“死刑”,从长期来看,该细分车型的发展空间依然很大,当电池成本逐步降低至与传统的燃油车发动机成本相当的时候,微型电动车市场或将再次活跃起来。

另外随着产业集中度、企业投资强度、技术创新力度的不同,微型电动车企间的差距将被拉大,新老企业之间合资、合作、重组的情况会变成常态。因此未来在微型电动车领域,其主导者必定是具有强大资源整合能力的企业。

而目前来看,要在当下的变局中求得生存,集中于短途出行的分时租赁业务,或是微型电动车最直接也是最现实的出路。

奇瑞新能源市场部长卢华平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奇瑞eQ 2017年近一半的销量由分时租赁市场带动,而2018年,EVCARD等分时租赁公司已有意向采购超一万台的奇瑞eQ车型。

而目前全国共有6300余家汽车租赁业户,租赁车辆总数约20万辆,市场规模以每年20%左右的速度增长,对于车俩的需求强烈,在上游产能过剩的情况,下游的分时租赁和共享汽车成为主要消化途径。

从融资事件也可看出资本市场对于这一领域的看好。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该领域就完成了29笔融资,其中不乏一年内连续融资、数额过亿的大额案例。

并且在去年8月份,国家就已针对电动车租赁出台了《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该《指导意见》明确指出:鼓励使用新能源车辆开展分时租赁,并按照新能源汽车发展有关政策在充电基础设施布局和建设方面给予扶持。

除此之外,微型电动车适合分时租赁企业的重要原因,也在于后期车辆在运营中的丢失与零件的损坏成本。若是汽油车,车辆在后期的运营中被盗亦或是零部件丢失,分时租赁企业都要在运营中会承受较大的成本。

反观微型电动汽车,其车身内部构造简单,零部件价格相对低廉,而其核心部件的电池组,更换一次的价格仅在千元左右,并且市场目前无法给出准确估价,使得其在二手车市场难以销售。所以分时租赁企业选用微型电动车,完全不用为车辆电池的丢失造成经济损失而担忧。

综上所述,依靠分时租赁和共享汽车,微型电动车或能走出暗淡,摆脱目前的困境。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